88必发官网欢迎您!

澳门永利取款永利澳门官方网址

2019-08-21 10:32:59 来源: 88必发官网  责任编辑:   

刘永生与赤寨会议

胡大新

中央主力红军长征以后不久,即1935年4月上旬,留在闽西南地区坚持游击战争的我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在永定县西溪乡赤寨村召开了第一次联席会议。这是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的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史称“赤寨会议”。

1935年3月下旬的一天,天刚蒙蒙亮,永东游击队司令员刘永生就从永定县金砂乡赖石下赶到了仙师乡的大阜村。一到村口,他发现路边设了一个排哨。他上前与那些衣衫破烂的红军战士接上关系,才了解他们的来历。

原来,中央苏区沦陷后,瞿秋白、何叔衡、邓子恢等由一个警卫排护送,于1935年2月上旬离开中共中央苏区分局驻地赣南井塘村,突围到长汀四都,而后由福建省委保卫队护送,向永定转移。2月24日,他们在长汀水口附近被国民党军包围,何叔衡在突围中壮烈牺牲,瞿秋白被捕(不久被敌人杀害),邓子恢与少数战士突围重返四都,与准备向永定转移的陈潭秋、谭震林及他们率领的红二十四师七十一团二营会合。邓子恢他们经过20多天艰难跋涉,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线,于3月下旬抵达永定县仙师乡大阜村与张鼎丞汇合。扎营后,他们个个疲惫不堪,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加之以为这一带都是革命老根据地,且地处偏僻,十分安全,便安然入睡。

大阜村距县城约20公里,四周群山环抱,人丁不上百户。当时,中共永定县委和溪南区游击队、卓霖游击大队也都驻在这里。陈潭秋、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汇合后,准备在这里召开闽西南地区党政军负责人联席会议,成立闽西南军政委员会。

不料,就在陈潭秋他们到达大阜这天,被下溪南民团的一个团丁发觉,这个团丁立即返回峰市向团部报告。于是,国民党军驻峰市的一个连在当地民团的配合下连夜出发,到达仙师的斜坊后,分兵从秀富、巴塘尾、荷树凹3路向大阜进逼,形成夹击的态势,妄图把这支红军队伍一网打尽。

且说刘永生与哨兵接上关系后,发现他们一个个相距太远,而且没有在高山上放哨,便建议他们:

“同志,你们这样放哨不行,这个村子两面高山,中间一条坑,要是敌人一来,我们四面受包围,你要退也没有地方可以退,太危险了,应该把岗哨放到山上去!”

“不怕,没关系,你放心好了。”哨兵不听劝告,自以为是。

既然劝告无效,刘永生便继续往前走。进了村,他看见红二十四师七十一团二营的指战员都驻在西面山脚下,因为过度疲劳,仍在熟睡之中。

刘永生接到通知赶来,本来是参加会议的,不料却遇上了一场恶战。

他和警卫员找了个地方刚刚坐下,忽然听到枪声大作。他飞步跑到屋外观察——发现约有一个营的敌人分3路向这里进攻,其中一路从猪子岌正向村里包抄过来。更为严重的是,敌便衣队五六十人化装成挑担的老百姓,丢下扁担,拿起驳壳枪,已经冲进村里来,打死打伤了一些红军游击队战士,还夺去了几挺轻机枪……

红二十四军那个营的指战员被枪声惊醒过来,但已无法应付眼前突发的情况。营长不但不指挥反击,反而带枪退却,当了逃兵。该营机枪连有3挺重机枪,本来可以立即投入战斗,因失去指挥,机枪手惊慌失措往后山跑,置还在山脚下指挥警卫班战斗的领导同志于不顾。

部队陷于一片混乱。

陈潭秋、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领导人的处境十分危险!

在这危急关头,刘永生沉着镇定,挺身而出。他对机枪连大声喊道: “同志们,你们不能跑!领导同志还在下面,赶快架起机枪,一定要顶住!”

他们看见喊话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予理睬,又继续往山上跑。刘永生飞步追上前去,快到半山腰时横着身子,张开双臂,挡住了他们。他手握驳壳枪,声若洪钟:

“谁再退,我就枪毙谁。在战场上没有客气,我可以指挥你们!“他们停住脚,才没继续往后跑。

“给我一挺机枪!”刘永生命令机枪连连长。

“你是哪个部队的?”

“我是永东游击队司令员刘永生!现在情况紧急,你们听我指挥!”刘永生一边回答,一边夺过重机枪,迅速把机枪架起来,向敌人猛烈扫射。

“哒哒哒……”

有几个敌人应声倒下,猖狂的气焰被压了下去。机枪连指战员见此情景,赶快架起另两挺重机枪,一起投入战斗。

这时,村里的部队才缓过气来。在赶来增援的赖德华、郑添和、邱其银率领的文顺游击队的配合下,乘机向敌人发起反冲击,一鼓作气,把敌人赶出了大阜村。

这次战斗,击溃国民党第十师五十二团二营四连和陈荣光民团、郑良坤民团300多人的进攻,毙敌5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红军游击队牺牲了30余人,陈潭秋等70余人负伤。

枪声停了,大阜村显得格外沉寂。然而,此非久留之地,说不定敌人援兵一到,又将杀回马枪。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商议决定,把队伍拉到比较安全的杭、永边去。

队伍集合后,张鼎丞感慨地对全体指战员说:“这次如果不是刘永生同志挺身而出,沉着应战,我们可能当俘虏罗!”

张鼎丞走到机枪连连长前面说:“你们要跟着刘司令,他智勇双全,多谋善断,而且人熟地熟,群众关系好,跟着他肯定能打胜仗。”

当天上午,机关、部队300多人撤离大阜。轻重伤员能走的,拄着木棍自己走,不能走的,都被抬的抬,搀的搀,带到刘永生的家乡严坑村去养伤,其余的由刘永生带路,翻过几座大山,忍着疲劳和饥饿,艰难地走了10多公里山路,终于到达永定西溪乡赤寨村。

海拔近千米的赤寨村,峰峦叠嶂,树高林密,翻过后山就是永定与上杭的交界处。刘永生把队伍带到离赤寨村几百米远的半山腰上安顿下来。

4月10日,闽西南地区党政军领导干部联席会议在赤寨村的一个瓦窑里召开。陈潭秋以中共中央苏区分局特派员的身份,带伤主持了会议并讲了话。①会议确定了“开展广泛的、灵活的、群众性的、胜利的游击战争”的斗争方针,选举产生了闽西南地区党政军最高领导机构,把不久前在永定县下洋镇月流村成立的闽西军政委员会充实改称为闽西南军政委员会,推举张鼎丞为主席,邓子恢为财政部部长,谭震林为军事部部长(后邓、谭被增选为副主席)。这次会议对于闽西南的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胜利地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刘永生当选为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他在会上通报了当前的敌情之后,提议:“我们要相信和依靠群众,做好群众工作;要千方百计贮备粮食,准备长期斗争……”

会议结束后,各部队立即按照会议的部署,化整为零,广泛地开展游击战争。刘永生继续率领永东游击队250多人在永定县湖雷、陈东、岐岭、南溪、大溪、下洋等地配合红八团、红九团保护群众,进行反“清剿”斗争。

注:①会后不久,陈潭秋取道汕头、香港赴上海治伤。

(作者系龙岩市永定区文博研究员)